葛子谙

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
丞相是一生的信仰。

【他在他第一次北伐的时候来降。】   

姜维忘了第一次见诸葛亮时,那位大汉丞相身着何色。 

 在他的印象里,此后的数年里丞相一直穿着沉稳的玄色,上好的蜀锦隐约可见繁复厚重的云纹。他便以为大汉丞相就是这般端正模样。

 彼时的姜维二十有七。此后的近四十年姜维都辗转在成都,汉中,陇西。 北伐的路像一个没有终点的圆。

直到他鬓角飞霜,朝野中孤立无援,不得不避祸沓中,才知晓那样端正的模样是多么孤独。      

【他在他第一次北伐的时候出生。】 

   诸葛瞻正式拥有表字的那一天,他想起葬于定军山下的汉丞相。

 思远,是他父亲诸葛亮在临终前给他取的字。  

父亲死时,诸葛瞻才八岁。留给诸葛瞻的不过是一篇《诫子书》,一个背负着两川百姓之信任,一国社稷之未来的姓氏,还有未尽的北伐之路。  

他因诸葛姓氏平步青云,统领国事。然景耀五年,他上书后主,指责姜维北伐好战无功,誓要罢免姜维的兵权。    

【事已成故,才成故事。】    

袭爵之后,诸葛瞻仍被称作武乡侯。  

但诸葛亮死后,后主不再设丞相。大汉丞相确实已去。    

后主投降之后,姜维仍心念复国。  但终究踽踽独行,独木难支。大汉确实已亡。

写的太丑只能寄给自己了

显然高考已经过去了,我只是有点后知后觉。「北山之子」的发文还不多,但每篇都是典型的高中生鸡汤,谈到高考几乎通篇离不开矫情的词汇还有「理想」「梦想」之类高考鸡汤文必备词,鼓吹着一场考试的神圣。似乎考的分高就是「理想」,考入清北就是「梦想」,为了考出高分进入清北就是努力为「梦想」拼搏。高考鸡汤文让人产生这样的错觉。其实事实是怎样的,事实是大多数人包括我自己在内在高中完全不了解一门专业意味着什么,完全不会想到自己未来真正想做什么,而是狭隘地将多少的分数或某某大学作为一个鸡汤的「理想」,高考结束还为自己的拼搏而自我感动,最后或是随大流或是随意匆忙选专业为十二年落下帷幕。对未来缺少规划,与高等教育理念脱节,过分埋头于分数,沉迷于鸡汤自我感动,大概是高中生的通病,甚至在大学前两年都还很难更正。等到意识到大学生活不是鸡汤文里的美好梦想,等到开始考虑到底是读研还是工作,等到二十岁忽然面对二字开头的年纪,等到学会反省过去自己的鼠目寸光并开始有长远规划的意识之后就会再也不想喝高考鸡汤也不会想煲高考鸡汤给别人了。祝福可以给,只是18岁的他们该想点现实的事了。